搜索

艺术市场新闻

新闻资讯

风云际会与大浪淘沙

发表时间:2014/11/6 10:31:26  浏览次数:808  字体大小:
文/子扬
 
  近年来,由于日益繁荣的艺术市场,开始令原本风平浪静的艺术圈变得似乎有点波涛汹涌了,不光艺术市场按耐不住,就连许多的艺人也开始有点急于要在如此好的环境中展露自己的荷角。这个本该是宁静的天地,一时间风云际会,好不热闹。
 
  但是繁荣到底是好是坏,眼前的景象还难以给人以答案,即便是幻境,而众多的人还是愿意“过把瘾就死”,永远都不知道水涨船高最终淹掉的都是那些不载风浪的小舟。所以你去关注那些大师神人,这些人则似乎深谙此理,如同上古贤达之辈了掌自然之规律一般,总是安然于世,外界再翻天覆地,他们都是一片宁静。这些人看似平静,实则都是不甘为小舟者,待风平浪静之后,世界全是他们的!这便是风云际会之后的大浪淘沙,最终留下的,许是永久的。
 
  这次若不是游学于望郡吉安,我又岂能有此番领悟呢?这也是吉安国画家程新坤在我游学期间给晚辈最大的财富,他让我知道,一个从事文化艺术闲情之人,在面对眼前之利时如何从自己的内心去寻找一剂良方。更让我明白,作为一个以艺术文化为终身追求之人,其人生之使命该如何把握。却也如此,为艺者,就是要铭记自己的艺术责任,如此才能守住艺术之元气,在风云际会的今日,经得了大浪淘沙的历史选择,这才是一个艺术家真正要去履行的使命感。
 
  程新坤老先生早年从艺,其实在二十多年前就在江西成名,这是我回昌后在另一位花鸟画家王慧生老师那了解到的,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我回家又请出陈老先生的画册仔细欣赏,情景交融,睹物有感,决定写下这样一篇文字,以表我对陈老先生的敬佩。
 
  虽然我们一行吉安仅三天光景,然那短暂之时却彷佛故事尤多,而今说到艺术使命艺术责任一题,我便遥想了陈老先生此人,这一切便是我对他为人为艺的了解以及其画中所分析,而我也相信,同是从事文艺之人,我的感觉也是不会错的。
 
  先说其人:陈老先生,为人低调,不善言语,总是一副慈目对人,似乎总在思考着什么。然我们在他画室赏画时,我又能得见他那声情并茂的风度,那一刻隐隐得见吉安古人之风,悠然自得,逸风闲情,艺术家的气质便顿然而生了。我所交艺术家也不在少数,都各有风采各有特点,但无非都是可以从艺术作品中基本判断得出大致性格者,可是陈老先生却似乎是个特例,你见他在谈论画作与画历之时,听着如临其境,感觉他是一个作品该是有冲击力的人,可是见他的作品,却发现,他完全是一个心系旧时民疾,悲天悯人之人,他心系着民间生活,情牵着历史记忆,总似乎有万语千言要在历史的尘埃中揉出一尊丰碑。预后在画家王慧生处对陈老先生做了一番深入的了解,才对这个老人有了更深的了解。从他的画册中可以看出,他多年来创作的方向与情感寄托,想来这也是他们那一辈人的情结,艺术创作是艰辛的,可是创作艺术却是快乐而伟大的,任何一个艺术家他可能会有千般性格特点,但是我相信,一个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方向,定是与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而生出的艺术使命感分不开的,这些所本有的品质是一个从艺之人面对风云际会之艺术市场的保障,吉安人特有的文化渊源,生就了一批这样的人。欧阳修千古醉翁,谢晋永乐百年。我想大浪淘沙,千古风流人物,程新坤会是吉安的下一位。
 
  再说其艺:作为一个艺术家,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面对重大的选择。程新坤老先生这点想必他早就有个衡量,而在他的画中我们也可以明显的看出,他的选择是什么?画家或者文化人,存活于世无济于事无所事事是很悲凉的,虽说虚名虚名,但是历史在做出筛选的时候,是在留下一个时代的标志。文者就是要为历史,留下他们那个时代的烙印,便是反应那个时代的现象和生活以及其他,可以从笔墨见,也可以从画面里,无非载体而已。
 
  看程新坤老先生的作品,我得出几点概述:心系民间生活,情牵文化渊源,反应历史真情。这种创作模式,是用了心在记忆内心的,这确实是需要责任的。当今之艺术,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市场挤,生怕错过任何一次发财的机会,他们不知道或者早就遗忘了自己还是个艺术家,艺术使命更无从谈起。他们可能只知道风云际会的刺激,却并不具备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之气度,所以艺术市场纵使画家百余位之多,而真正为世人所推崇的却只有不足十几个,这些谁又思考过其原因呢?留给世人的是喜是忧其实早就有了答案。
 
  程新坤老先生所不同的便在于,他以一个早就闻名于世的艺人身份,转而潜心去开阔自己对历史温情的一面,为时代而作画也为时代而诉情,似乎就像一个隐者一样,彷佛早就厌倦世事俗情,真正思考文艺之人的历史责任和艺术使命。在风云际会的当世,甘于隐逸创作,其艺术情怀尽显了一位望郡吉安文人的特有品质,但是我知道他内心之所想,也明白,像程新坤老先生这样的老艺术家,只有在风云际会浪淘尽之后,才会得见他吉安人的陵凌英姿。这一切,我们只管拭目以待!
 
 
技术支持:江西集雅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