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艺术市场新闻

新闻资讯

山水之情,存乎一心

发表时间:2014/11/6 11:39:43  浏览次数:706  字体大小:
文/刘杨
 
  山水自然,自古乃文人雅士笔下最为喜乐的一种精神寄托。他们或以文字,或以诗句,或以笔墨等,为之传递个人内心的情怀。读一篇文,或观一幅画,都能令人在不经意间寻得一种最为唯美的宁静世界。这种忘却天地大小而只觉一人存在的意境,便只有文人艺术者方能让我们感觉到。他们是山水自然,传情达意、赋予情怀于众的最好的媒介。
 
  我算不得文人雅士,但也自幼钟情于山水自然、人文历史,每当独自伫立于崖台之上、或置身在群山之中时,总能宁静而又颇有触动,对这些世外纯情之物,总有太多的情怀与寄托。基于此种性情,结识李焕荣老师便更显得是顺理成章、天意如此。
 
  李焕荣之画,以巨幅山水见长。其画之气势是首先将我震撼的亮点之一,那一幅幅占据整面墙体的巨画山水,久视之后,稍一出神,便真觉得自己置身在山涧之中,闭目细品,你不经意间已然感觉耳畔有涓涓细流在回荡。如此传神之势,是众多山水作品中较难体会得到的,这绝对是艺术家将笔用神之后所养成的气韵。那这世间,又是怎样的人能将山水之情如此细腻却不失气韵地用笔和纸呈现在你我的眼前?古人每谈及绘画好讲“胸中之丘壑”,而我们今人在传达这种情怀技艺之时,是否心中亦有无限雄伟,否则他怎能将一幅幅如此气势恢宏的山水画感怀至深?
 
  果然,与李焕荣结识才得知,之所以能将井冈山的景象画得如此传神,那是完全得缘于他在井冈山十多年的亲身的生活体验,对于井冈山的一草一木,都可谓是感情至深。那瞬间的提笔,都是感情的真实流露,失去这种至情至性地山水之情,笔墨技法再好也是难以做到如此传神的。李焕荣虽不是国画出身,纯属是个人对艺术的喜好以及勤奋。但正因为个人对山水独有的情结所致,能为了画好井冈山,可以独自一人徒步入井冈山那无人之境,却只是为看一次不一样的云,听一次不一样的自然之声。多少次连生命都受到威胁,但他却依然为了能让自己笔下的井冈山更显气魄而无畏这些恐惧,这种独有的为了艺术不顾个人生死的赤子之心,也难怪他能在表达井冈山神韵之时下笔如此不同凡响。正如李焕荣自己坦言:我画井冈山,更多的是在想如何将自己的感情表现到画中,而同时我也在试着为井冈山寻找一种精神性的东西。在他看来,山水亦是有灵性之物,正如古人对宇宙的认识一样,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如果你将山看成是死的,那么出自于你笔下的山自然就少了许多的灵性,显得不够生动。如此便知,有情的山水画,自是有情意的山水画家方能画得出来的。
 
  中国的艺术创作,向来重视对意境的表达,但意境这种东西有是较难划定的。我们且将其表达为艺术作品的神韵,我们现如今的艺术创作,因为时代的诸多因素,很多作品都只是为了应酬而做,其间鲜有具有神韵的艺术作品问世,因为艺术神韵的表达是需要积淀的,而这种积淀则少不了安静和思考,古人因为少了对世事的纠葛,得以潜心搞创作,故而能甚出精品。而今人所不同之处,恰恰是当今世事纠葛太多,人心难免浮躁,艺术创作的环境都难求,更不敢说精品艺术的出现。而李焕荣正得益于他的环境所致,无需负于应酬,只需至情至性的表达山水情怀便可,故而有不同他人的画意呈现。他的那些巨幅之作,或章法凌厉、或云雾叠加、亦或层林尽染,均出于自己的艺术本心,每一笔都尽显他对山林的纯粹情感,在这样的笔调下出来的作品,便易见山水的灵性和神韵。
 
  看李焕荣的作品,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对艺术追求的挚爱之情,因为你看不出一副朴实的外表下,内心会有多少激荡存在。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在对艺术创作上,他是富有激情的,而这种激情只有在李焕荣触笔的瞬间才能被顺畅地召唤出来。虽然艺术家的性情如何,没有标准,但自古以来,艺术家大多都是安静寡言的,但一触及自己的本真之时,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就如同李焕荣笔下那些画卷一样,大气恢弘的气势之余,总能让你渐渐宁静下来,心扉随着那山涧舒卷开来的淡云,丝丝绕过群山与溪水。
 
   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变得趋于浮躁,失去宁静。是否我们正需要有这样一种可以让你安静的画面,在你闭目的那一霎,灵魂变得安宁、腾飞、自在……
 
技术支持:江西集雅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