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艺术市场新闻

新闻资讯

守护艺术净土的虔诚卫士

发表时间:2014/11/6 11:44:04  浏览次数:743  字体大小:
——对陈一文先生艺术创作之路的浅见
文/子扬
 
  我虽未直接从事艺术创作工作,但是在对待传统艺术的爱好学习过程中也算有始有终地探索了数年而未曾倦怠,这期间所接触的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可谓众多,也正是这些在艺术追求的道路上孜孜以求的师辈们,向我展现了另一番美轮美奂的世界。
 
  陈一文先生,赣州客家人氏,现居故郡豫章,全国知名书画、瓷画艺术家,贵公子与我相交甚好,常在同辈交流中频繁耳闻一文先生大名,更在诸多书画师辈口中获悉先生的相关掌故,幸得陈公子引见,令我有机会得以邻先生隔席而受教。先生书目千余,口吐莲花,听教过程中声情并茂,常有启迪,尤在瓷画艺术创作及理论诠释上令我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近年因景德镇陶瓷工艺在全球的不断泛滥,继而又因景德镇的大师现象横走,使得许多的艺术爱好者对陶瓷艺术产生了误解,甚至抵触,而此种情绪化的观点难免会令人产生一棒子打死一大片的现象。殊不知,任何艺术语言的表达都有深浅、高低、雅俗等之分。再情绪化也要坚信:任何一个艺术领域都会有真正从事艺术创作的可敬之人。而作为一个读书之人我深谙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俗世虽有浊尘,然终究难污净土。陈一文先生便是如此,乃地地道道的守护艺术净土的虔诚卫士。他早年致力于中国传统绘画创作,尤为精进,至今仍为圈内人称道。后受师友前辈启发,赴瓷都景德镇从事瓷画艺术的探索与创作,开始他艺术生涯中的一次艺术创作的转型。
 
  艺术创作的转型对一个艺术家而言,就好比佛门中的修行,成则涅槃,不成自然便容易偏入邪道。在艺术圈,此类的现象若要写出来,足可以荡气美术史八回,只是有些偏入邪道者,自认为行走在通往开悟的大道中而不自知罢了。所以,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艺术创作的转型其实靠的不仅仅是勇气,更多的时候还需内心具备一种智慧。这也是古人常说的“有勇有谋方成大器”。当然此种慧根,并非与生俱来,更不是永远不灭,而是为艺者执着于艺术探索的一种嘉奖和回馈!
 
  从纸上挥毫,到瓷上晕色,其实并非常人眼中所谓的创作“移植”,真正行家都知道,纸墨之间和瓷釉之间道理都是相通的,虽关系直接、看似简单,然如何巧用二者之间的关系是生就一幅佳作的前提条件,并非信笔涂鸦就是纸上写意,也绝非小心上釉就算瓷上创作。这些都是要建立在对创作的本体以及对创作的元素了若指掌下才可以进行。所以极多的人误解瓷画就是在瓷器上画画,实则是对瓷画艺术的一种空洞臆想。
 
  陈一文先生二十多年的实践体会告诉我们:真正的瓷画并非简单的瓷器上画画,而是从根源上首先就要领悟何为瓷性?继而再从创作载体、绘画材料、绘画艺术形式、内容等问题上去体现此种艺术的共性相容,如此才能体现瓷画艺术的生命气息。何为共性相容?就如同纸上水墨画、布上油画一样,至少有一种很强烈的视觉感触,令人一眼便识。所以瓷画绝不是变换绘画载体那么简单,那么多跑去景德镇画瓷器的艺人,其实要么就是好玩,要么就是谋生,多数都是票友罢了。
 
  而真正从事瓷画创作者,作品则足以服人。且不拿陈先生的作品与他人作对比,仅站在学术的角度仔细考究,我们不难发现,陈先生的作品除了具有瓷画艺术的特性之余,还融进了很明显的中国传统艺术绘画的痕迹。他所创作的瓷画作品除了在用色上秉承了瓷画作品特有的暖色调,很巧妙的结合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技法,比如构图,比如勾线,比如内容。将陈先生的作品一一陈列于眼前,我们会很明显地在其作品中见到中国水墨画、连环画、版画等诸多作品创作的影子,这些瓷画中极为丰富的创作形式,无不得益于陈先生早年在中国传统绘画领域中的苦苦专研。而这些,又是诸多同类瓷画家所不具备的。
 
  陈先生有一幅历时七月之余的瓷画作品——《热土》,细究开来:构图造型讲究,人物形体优美,表情生动有神。无论从整体色调以及场景布局来看,都有明显的民族特点,且画面感极强,对欣赏者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色彩充分利用了陶瓷的特点——暖色调,体现一派欣欣向荣的生产活力场景。但构图又突显了中国纸上绘画的特点,从整体到局部都极为用心。中国画讲究线条,是为画之骨。陈先生在极难表现勾线技法的古彩色釉上依然能均匀的将每一根粗细不等、栉比如鳞的线条表现的恰到好处,或刚劲铿锵,或游龙戏凤。中国画从内容上又讲究呼应对比、平衡协调的关系。陈先生懂得从大处巧花心思,小处精益求精。《热土》里面的人物整体处于繁忙热闹的状态,但又不忘在其中布之予相关静物,如此既没破坏《热土》画面中热闹的主题和动的韵律感,又表现了有动有静、动静结合的典型中国画元素。
 
  而在用色上陈先生更是此中高手:色彩中,红绿两色对比强烈,也是古彩中最原始的,故在《热土》中,为了体现画面热闹、热烈的生产劳动干劲和劳动人民的生命活力,画中以红色作为主旋律,而以绿色作为对比补充,继而再用黄色作为综合调节。不仅再现了古彩色彩的传统面貌,又在传统中变古为新。
 
  经济的大力推动,文化产业的大力发展,虽然出发点是好的,然被人错误的利用,早已破坏了许多纯净的热土,许多艺术爱好者迫于各种无奈和故意变作无奈走向另一条道路,实则是偏离正道,走向绝境。作品要么媚市、为人要么庸俗,早已不再见当年从艺的纯粹和使命感。当然谁也没有资格指责他人,每个人走向不同的路都是前因致后果,各自心中实则都有一个标尺。
 
  但是真正为艺的人,心中想必定有净土,他们虔诚的守卫那一方净土,孜孜以求、宠辱不惊。我常拿先贤的话自省:君子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所谓任重道远之意在于任上,而非道中,道的远近全在于任的轻重。一个人若使命感强烈,自然前途无限。但是一个人没有使命感,则不可能有所谓的责任,自然就止步于前不愿迈步了!

   陈一文先生从艺数十载,一直不动心念不摇心志,他执着于纯粹地艺术创作与探索,守卫艺术的净土,虽数年过花甲亦不懈怠。如此我便坚信,他的艺术之路还远不止此!

 
技术支持:江西集雅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