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文玩

  在我国传统的文房用具里,笔、墨、纸、砚是最基本的文房用具,明清以来文房用具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出现了与“笔、墨、纸、砚”相配套的各种文具,主要有笔架、笔洗、墨床、砚滴、水呈、臂搁镇纸、印盒、印章等等。这些文具造型各异,雕琢精细,可用可赏,使之成为书房里、书案上陈设的工艺美术品。所以又被人们称作文玩。 所谓文玩,指的是文房四宝及其衍生出来的各种文房器玩。文房四宝尽管创始很早,但一直发展到唐宋时代,即传统书画艺术趋向成熟完善和文人士大夫集团形成以后,它们才真正找到并且实现自己应有的地位和价值,成为文人学士乃至帝王官宦书斋案头不可或缺的器用。文玩的一大特点是小巧。作为书桌案几之玩用,一般大不盈尺,小不足寸,既可供设于案上,又可把玩于掌中,可远观,亦可近取。特别是有些赏玩摆件,往往是大块的浓缩,大件的缩小,小中见大,芥纳须弥,古玩界又有“小器大样”之说。
 

 

  “文玩”向来是专业收藏人士的“宠爱”。
 
  其一,“文玩”具有浓厚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尤其是那些古代名人使用过的“文化用品”,不仅流传有绪,而且放在书案上,更彰显收藏者的修养与气质。
 
  其二,“文玩”适合把玩。把玩的过程实际上是文玩与收藏家“情感沟通”的过程,用句时髦的话说就是“人与物品之间互动性更强”,这是“文玩”胜过书画瓷器的独特魅力。
 
  其三,“文玩”麻雀虽小但也五脏俱全。如文玩中的笔筒,其材质种类繁多,如瓷制笔筒、竹雕木雕笔筒、玉制笔筒等。
 

 

  虽然说都是“小器”,但是往往在制作上也都是穷工极巧、精雕细琢,再如一些玉雕笔洗也是选用比较珍贵的玉料进行加工,尤其皇家御用的文玩选料、做工更是精湛。因此从审美角度来看,“文玩”无疑也有了极高的艺术价值。
 
  文玩是一个笼统的概念,玩儿文玩的人大致分化为两种。一种是为了佛教传承往生净土的境界,一种为单纯的喜欢,或者说是跟风追求。当今浮躁的社会,如何把握平衡?静下心来,享受生活,享受把玩的乐趣,享受能够得到一刻的放松与满足。
 
  话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当下无人不收藏,青年无人不文玩,环顾我一屋子破烂,貌似也合了时下的风气,或新或老的,虽具为普品,却也都融入了多少感情。
 
  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学无止境,文化遗产的发掘与延伸,也博大精深,专一门精一门的行家极少,但如我此类博爱之人,倒比比皆是,看什么都是好的,看哪一样都是爱,过了眼便想过手,美其名曰收藏,其实不如叫我收破烂儿的更贴切。
 
  每每三五玩儿友小聚,无论你身处高档的茶艺会所,还是豪放的大排档,文玩互换欣赏,交流心得经验总是排在最前卫的热门话题,完全不亚于新闻联播。谁谁谁又新收了件儿什么宝贝,谁谁谁手里的东西又惊艳了。乐此不疲中。
 
  什么与佛结缘,什么力求静心的说法我个人完全没有感觉,因为我对佛教不甚了解。修身养性,戒除浮躁的话更是不沾边儿。我也完全没有体会到那种境界。我个人就是觉得喜欢手里的东西在自己手里渐变渐美,喜欢至极,不为虚荣,跟信仰无关。
 
  收藏的玩意儿越来越多,接触面也越来越广,吃过药,上过当,为假货买过单。但从中汲取了教训,锻炼了自己的眼力,增长了知识。每件儿到我手里的东西都想把它在第一时间弄明白,了解到透彻,并乐衷于此。早些年初期的阶段对我来说很难,没有人带,能触及到入脑的文玩知识也是凤毛麟角。为了少中毒,每次去市场,多看多问多想少买成了我的中心思想,并一直伴随我的成长。

技术支持:江西集雅斋